欢迎您访问 永吉县纪委监委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洁文化 > 清风文苑

从九棵树到解放东路——吉林城东杭州路兴衰

来源:江城日报     发布时间:2018-08-29
分享:

尽管我对杭州路并不陌生,可听闻它在伪满时被叫做“娱乐街”,已经是新世纪的事了。那时候大部分杭州路已然“溶进”了解放东路,只有天津街以东的一小段尚存。即便像少年宫、儿童公园这样能够见证这条街道曾经的往事的单位还在,却已然无法重现杭州路的旧貌。

相较吉林城古城墙内侧的街道,杭州路出现得比较晚。在漫长的岁月里,老城东郊的野地间只有一条叫做治安胡同的土路横亘此处。其中胡同中段的路北长有九棵大榆树,因而此地得名“九棵树”。《永吉县志》记载:“绥远将军满洲乌雅氏贻谷的祖墓,在城东关门外九棵树西,有碑二:一为皇清敕封振威将军依公昌阿神道碑,一为皇清敕封武显将军玛公尔汉神道碑。”后来,乌雅氏改汉姓为吴氏,九棵树一带也因此被俗称为“吴家坟”。

清末吉林城东关开埠通商,随着商埠大马路(今重庆街北段)的贯通,一浪高过一浪的日本淘金者汹涌而至。他们以大马路两侧为中心向周边蔓延,开设银行、工厂、医院、商店、酒馆等各种经营实体,在日本政府侵略政策的荫庇下,对吉林城进行着疯狂地殖民掠夺。九一八事变后,这种殖民掠夺愈演愈烈。当时为解决大量涌入吉林市的日本人的宗教祭祀问题,1934年1月日寇竟然强征领事馆东侧的吴家坟,开工修建了吉林神社。

1935年5月25日,占地4万平方米、耗资近3万圆(伪币)的神社建筑群宣告竣工落成,并于1935年6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吉林神社的规格比较高:拜殿、鸟居、手水舍、石灯笼(献灯)、神使(守护兽)等神社标配一应俱全。拜殿里供奉着日寇“天照大神”、明治天皇、大国主命三大神祇,自然还配备了钩子、镜子、宝剑等高仿神器。在“社址周围遍种樱花,成为日本人祀神活动的一块禁区”(《吉林市园林志》)。

几乎就在吉林神社落成的同时,商埠大马路南拓至东莱门外,称为“南马路”。神社门前的治安胡同也被翻修拓宽,改称为“三纬路”。因街道上有神社这一重要的日本人聚集场所,且南侧新建的南康路(今青年路)为日本官员、商团眷属的住宅(《昌邑区志》),北侧也尽是日本驻吉的重要机构和职员住宅,三纬路上竟鬼使神差地催生了一个特殊的行业——餐饮娱乐业。

伪满14年里,日寇在东关先后建立了不下六处大型的娱乐场所,其中有两处就在三纬路上。最大且最有名的是吉林神社对过西侧的新生活聚乐馆,也叫新生活俱乐部。这座建筑体量巨大,且“属于钢筋水泥浇灌结构,为人字形标准剧场建筑。专用于日本人演出歌舞和座剧”(《昌邑区志》)。“剧团全由日本人组成,楼下有排椅,楼上放置榻榻米,观众屈膝而坐”(《吉林旧影》)。另外,在新生活聚乐馆东侧,还建有一座面积不小的临街二层楼,这座楼是日本人秋野铁次郎经营的白山会馆。会馆不仅提供餐饮服务,一楼还是当时吉林市设施最现代化的舞厅之一。

依托这两家比较大的娱乐场所,在三纬路上,日本餐饮娱乐场所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在一张拍摄于1941年前后的明信片中,今天人们可以管窥到当年三纬路的娱乐街的面貌:西端路口处北侧是一家有大玻璃橱窗的日本服装店,路口南侧楼房自西向东有浅田四郎经营的“一休”拉面馆,有理发店、经营食品的久保田支店,还有一家叫做“グランド”(英语grand的日语译音)的咖啡馆。细看图片不难发现,几乎所有的招牌都是日文书写,不明就里的人极容易误会图中是日本的某处街景,而忽视这里本是中国人的国土——吉林省城三纬路。

此外,《吉林市饮食服务志》中录入了三纬路上名为第二富士、二力、江户金、寿席等多家日本人开设的茶屋、菜馆。《吉林旧影》和《昌邑区志》中还提到的名古屋料理店、博多屋、金花等日本妓馆酒廊也坐落于三纬路之上。这些餐饮娱乐单位环绕在吉林神社两厢,构成了一个霓虹闪烁、歌舞笙箫、纸醉金迷的娱乐组合,为那些来吉林攫取财富的日本人提供着从精神到肉体的享乐场所,也用所谓的“娱乐街”之名掩盖着侵略者敲骨吸髓的本质,粉饰出那个臭名昭著的所谓“王道乐土”的幻象!

1949年以后,三纬路更名为“杭州路”。在旧吉林神社,护佑日本侵略者的神位被扫地出门,这里建成了设有图书阅览室、儿童游艺设施的儿童公园。1979年公园东南角动迁了11户居民和吉林市业余艺校,并于1983年建成了占地面积达9千多平方米的吉林市青少年宫。连同1956年被改建成“少年之家”的旧白山会馆,杭州路上形成了一个以孩子们为主要对象的乐园。 

在杭州路西端,新生活聚乐馆中的日式设施被彻底改造,这里成为吉林东关重要的电影放映场所——吉林电影院。同时这里还是当时享誉国内的吉林市京剧团的团址,京剧团里陈正岩、王凤燕、张啸宇、康慧兰、蔡静、降鸣兰等著名演员在这里的舞台上为广大吉林市民演出过一场场精彩纷呈的节目。

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少年之家被改建成“小百乐舞厅”,吉林电影院被改建成“大百乐舞厅”,儿童公园内旧神社拜殿也被改建成了舞厅。那短短的一段街路几乎成了吉林市舞厅最集中的路段,以至于谈起杭州路西段,生于上世纪70年代以前的吉林人还愿意用大百乐作为这一地段的代称。

杭州路西端的日本餐饮单位自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国营、个体饭店。时至今日,不少吉林人还记得天津包子的红火,以及昌邑合作饭店、四美香饭店飘出的那令人垂涎的熘炒菜香。在当年一休拉面馆的位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是一家照相馆的营业室。这家一度名为“东方红”的照相馆,后来更名“太平照相馆”。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寒暑假时常沿着杭州路去南马路邮票市场。依稀记得那时候,杭州路东是铁路分局木材厂,一直到火车专运线的道口都没有住户。路面地势非常低洼,只要降雨,这里势必会积成一大片水坑。过了火车道,两侧临街也大都是单位的围墙和平房,钢丝厂南侧六层拐把子楼要等到八十年代后期才出现在杭州路路北。九十年代初,吉林市兴起了养狗热,最早的自发露天狗市每个周末都挤满了少年宫旁边的整条贵阳街。对我而言,狗市几乎等同于动物园,每次都是心怀兴奋地冲过天津街,不厌其烦地在摩肩接踵的人流中挤进挤出。

那时候,我关注的只是杭州路西端激发少年天性的诸般热闹,而身后单位的院墙、高大的树木、起伏转折的路面却因其复合成的偏僻感,而一直没被留意。直到某一天,我发现保险公司东关办事处老建筑护卫的这一小段杭州路,竟然因“偏僻”侥幸留存,而曾经给几代吉林人心中印刻了娱乐记忆的杭州路西段,已经变成车水马龙的解放东路了。(作者:吴永刚)


责任编辑:永吉县纪委监委网站 访问量:
上一个:【博物馆时光】走进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听抗战文物讲述英雄故事 下一个:【学讲话·品典故】 观今宜鉴古 无古不成今